成功案例:阳光总在风雨后


2014年7月的一天早上,休斯敦经过几天的多云和小雨,天空终于放晴。我突然收到了一封来自客户Dr.O的电子邮件:

Dr. Hao,
I know you do not have the news yet: We have been APPROVED; Please congratulate yourself  for a job well done. You did it, you picked it from scratch and built a strong case.  I will call you later today. Thank you Thank you.

喜悦的心情顿时涌上我的心头。因为和一般的案件相比,它的批准得来相当不易,也经历了很多周折。就是在一个月之前,这个案件网上显示的信息还是:

Your Case Status: Decision
On June 23, 2014, we mailed you a denial decision notice for this case I140 IMMIGRANT PETITION FOR ALIEN WORKER. The notice explains why the denial decision was made and the options that may be available to you. If you have not received this notice within 15 days of June 23, 2014, please call customer service at 1-800-375-5283 for further assistance.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使得这个案子这么快就起死回生了呢?故事还要从几个月前开始说起。

因为我几年前曾经成功的帮助了一名肯尼亚的客户获得了绿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有了很多来自肯尼亚的客户。2014年4月里一天,一位肯尼亚客户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有一位朋友申请EB-1B (杰出研究员或教授)遇到了一点小问题,移民局要求补充一些材料。我问是什么问题,他说大概是要求证明有三年以上研究经验的问题。我回答说,这个问题不大,让他联系我好了。

几天之后,Dr.O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吞吞吐吐的说移民官还要求了一些其它材料,我让他把简历和移民局的补充材料通知发给我。他发给我后,我仔细阅读,才知道移民官要求的并不是“小问题”,而是把所有的材料否决了一遍。EB-1B的要求是移民法规定的六条标准里符合至少两条。对于一个在学校工作的教授来说,通常会有文章发表,并且有一些引用,基本上就有可能符合文章和原创性贡献两条标准。事实上因为EB-1B由雇主支持,移民局通常审理标准不像EB-1A那么高,我们接受案件的标准也相应降低。对于有雇主支持的研究人员来说,这应该是一条获得绿卡的快捷通道。可是Dr.O的背景非常特别。他在肯尼亚是一名中学数学老师,到了美国后又当了一段时间的中学老师,之后到了一所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博士毕业后他直接找到了一所私立大学给非专业学生教授经济学原理。在这整个过程中他还没有一篇杂志论文发表。他自己DIY的申请材料也是非常简单,只找了现在学校的校长和原来学校的导师写了两封推荐信。内容仅限于描述他在两个学校的表现, 而根本没有任何关于他在领域内学术地位的描述。他也没有准备什么过硬的证据说明他在领域内的贡献。相反他在申请里还放进了很多完全不相关的材料。可以说Dr.O根本不知道EB-1B的要求是什么。这样的案子无论是从内容还是准备过程都已经不能再糟糕。我甚至有些奇怪为什么移民官没有直接给NOID (notice of intent to deny),那样的话只给30天回复,批准的机会就更渺茫了。看样子这位移民官还是动了恻隐之心,打算给Dr.O一个机会。

如果是Dr.O在准备申请绿卡之前找我咨询,我一定不会建议他选择EB-1B途径。作为一位非中国和印度出生的在大学工作的研究人员,其实是有很多别的途径无需排期申请绿卡,例如EB-2 NIW 和EB-2 PERM。 特别是EB-2 PERM,因为Dr.O是大学教师,可以通过EB-2 PERM Special Handling 的程序申请,安全快捷,而且成功率很高。可是这么多方式,Dr.O 偏偏选择了一个hard 模式。

即使是现在,我的第一个念头也是劝Dr. O撤销申请,或者不用律师随便回复一个。因为这样Dr. O的损失只有580美元的申请费。但是如果找律师帮忙回复的话,我们还是要按照一个新案子的价格收费,先收取一半,成功之后再收剩下一半。因为我们要花的功夫和一个新案子没有什么不同。还少了一次补充材料的机会。对于我们律师来说,花了这么大的功夫,还很可能只收到一半的费用,也不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

可是Dr.O 随后告诉我的事实又使得我改变了想法。他说他们全家五口人都已经一起递交了I-485的申请,也就是说已经交给了移民局5000多美元的I-140和I-485申请费以及体检费用。如果I-140被拒的话,所有的钱也就打了水漂。与其这样,他不如好好准备。万一。。。。用马云的话说,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是割肉止损?还是继续投入?这个很初级的股市博弈问题让Dr.O大伤脑筋。经过Dr.O 的反复思考,他一个月后还是决定和我们签约回复RFE,也就是只给我们留下了大约6周的时间回复。收到Dr.O的签字合同后,我们的律师团队立刻行动,为他重新撰写了四封推荐信,全部来自独立推荐人,分布在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三个国家。在证据挖掘方面,因为他没有杂志文章,引用也就无从谈起。我们只好从会议论文入手,强调他参加的会议的权威性和会议论文摘要的重要性。另外,他在读博士期间和担任大学教授期间参与了一些经济学田野调查,有一些未发表的报告。这些证据能够说明他的工作的实用性和对领域的影响,这几乎是唯一的亮点,我们就在推荐信和申请信中反复强调,试图加深移民官的印象。即使是这样,我们在案件准备过程中还是不像以往的案子那么有信心,可谓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经过全力准备,我们在2014年的6月初递交了Dr.O案件的回复。回复收到20天后,终于收到了移民局拒绝的email通知。应该说这个消息并不意外,对于我和Dr.O来说,都有另一只靴子终于落地的感觉。万幸的是这并不是世界末日,因为Dr.O有一份合法的工作,和一个有效的H-1B签证,还不存在失去身份的危险。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Dr.O,并且请他把正式的拒绝通知发给我一份存档(这个案件中Dr.O的雇主是申请人,我作为回复RFE的律师收不到纸质的通知)。收到我的信息后,Dr. O给我发了封邮件:

Thanks for the information. It is very unfortunate. I lost a good amount of cash in it. Is there a waiting period before we can launch the EB -2?  I will need to recover financially before we can begin work. I will definitely take your services again. God bless you.

本来以为案子就此告一段落,几个月后当Dr. O 精神上和经济上调整到位后可以重新开始绿卡的征程,可以一个星期后Dr.O的来信使得事情有了新的转机。在信里他附上了学校国际办公室收到的正式拒绝信,只写了一句话: Do you believe this? 我打开附件,惊奇的发现移民官拒绝的理由并不是因为Dr.O的背景不符合EB-1B的要求,而是因为没有及时收到回复,案子作为申请者放弃被拒绝。

我们律所有一套完善的案件管理系统,所有递交移民局的文件都会留底,也都会有邮件跟踪号。我调出了Dr.O的文档,看到邮件已经及时送达移民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移民官没有及时收到。经过仔细阅读移民局的RFE通知,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移民局在发放RFE通知时,都会给一张彩色复印纸,上面有案件号和Alien Number,并且要求递交回复时把这张纸放到所有文件的最上面,以便移民局找到相应的档案。可是Dr.O的这份复印纸无论是案件号和Alien Number都完全对不上号。显然,当时移民官在同时审阅两份I-140申请,都发放了RFE,可是却把两份RFE通知搞混了。

美国移民法有很规范的上诉渠道。申请者如果不同意案件的审理结果可以递交I-290B表格上诉。在I-290B表格中上诉人可以选择Motion to Reopen,Motion for Reconsideration,或者Appeal(为了简单起见以下统称上诉)。前两者案件会重新回到审理的服务中心,而第三种选择案件会送到行政上诉办公室(The Administrative Appeals Office, AAO)。需要指出的是,这些上诉渠道往往效果不是很好。如果研究移民局网上公开的判例,可以发现95%以上的上诉都会被驳回,维持原判。对于Dr.O案件中移民官的这种明显错误,我非常相信上诉一定可以成功。但是这个过程需要3-4个月的时间,支付630美元的上诉费。而且最关键的是,案子一旦重新打开,回到原来审理的移民官那里,并不表示移民官一定要批准这个案件。相反,他完全可以花时间写一份根据案件本身的文件量身打造的拒绝信。如果是到AAO的话,AAO的审查员有权重新审理这个案件,在纠正原有错误的同时在新的基础上拒绝这个案件。如果是这样的话,Dr.O除了多花630美元外得到的还是同样的结果。

在我们的律师实践中还有一个非正式的办法:给原来申请案件的移民官写一封言辞诚恳但是有理有据的正式信函,指出他的错误和我们及时递交回复的事实,请他找到文档重新审理。并且指出如果没有及时收到他的信息的话,我们会递交正式的上诉申请。和Dr.O商量后,我们决定就按照这个方案行动。因为上诉需要在收到拒绝通知后33天内递交,我们的时间其实还是很紧张。我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写好了信和准备好了各种证据,快递给了移民局。一个星期过去了,没有任何动静。Dr.O 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要我递交I-290B的表格,准备和移民局死磕到底。

奇迹终于在最后一刻出现。2014年7月23日晚上,正当我准备第二天递交I-290B表格时,Dr.O的I-140网上案件状态发生了变化:

On July 23, 2014, we mailed you a notice informing you that your I140, IMMIGRANT PETITION FOR ALIEN WORKER, was reopened. If you have not received the notice within 30 days of the date above, please call customer service at 1-800-375-5283 for further assistance. If you move, please use our Change of Address online tool to update your case with your new address.

没错,移民官看到了我们的申诉信,找到了Dr.O的档案,并且重新打开了Dr.O的案件!从那以后,案件状态一直没有变化,直到一周后我收到了Dr.O的喜讯。根据批准通知发出的时间推测,移民官在打开案件的同一天就批准了Dr.O 的I-140申请,可是却没有及时更新状态。具体当时移民官的想法如何我们无法知道,或许他心里有一些犯错后补偿申请者的想法也未可知。毕竟Dr.O的背景以我的经验来看是非常弱的案件,应该是可过可不过的。有时候批准与否就在移民官的一念之间,如果没有这个插曲结果如何真的很难说。无论如何,这对Dr.O和我都是一个完美的结局。我们终于以最小的代价获得了最佳的结果。

Dr.O的案件有了一个满意的结果,但是我在整个过程却是如履薄冰。我们律所每年处理众多的案件,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幸运,这也是为什么我坚持严格筛选接受的案件的原因。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曾经的绿卡申请者,我理解Dr.O当初DIY的选择。因为对于经济上并不宽裕的申请者来说,律师费相当于至少一到两个月的工资,或者说几个月的基本生活费。NIW和EB-1的绿卡申请并不需要高深的法学理论和复杂的法律程序,具有很好学术背景的申请者很多可以自己申请成功(当然如果出现问题时事情就会变得很复杂)。但是别人成功并不代表自己随便DIY就可以应付过去。我们经常接到一些DIY后收到RFE来找到我们回复的请求。有时候看到一个背景非常不错的案件被其它律师或者DIY搞砸,真是觉得暴殄天物。作为一名律师,我还是坚持专业人士做专业事情的理念。DIY的申请者往往发现,自己投入巨大的时间和精力后,性价比并不是很高。如果案件被拒更是会对申请者精神和物质上造成巨大损失。如果有这个时间和精力,完全可以去写出一篇更好的文章,撰写一个研究计划书或者参加职业资格考试获得更高的分数,为将来找到更好的工作打好基础。很多年之后回头来看,当初付出的律师费可能只是新的工作两个星期的工资,但是得到的却是宝贵的几个月甚至一年时间,因为很多机会可能一年只有一次。事实上,这个初级经济学问题也是经济学博士Dr.O 庆幸之余新的领悟。正如他在I-485批准之后给我的email里所写的:

Dr Hao,
I got this information last night: 

On September 30, 2014, we mailed you a notice that we had registered this customer’s new permanent resident status. Please follow any instructions on the notice. Your new permanent resident card should be mailed within 60 days following this registration or after you complete any ADIT processing referred to in the welcome notice, whichever is later. If you move before receiving your card, please call our customer service center at 1-800-375-5283.

They finally approved all of them. The last RFE I received was two weeks ago regarding a missing signature from the civil surgeon. Once again, thank you for your very huge role that made the difference. I can now focus on my job and become more productive. I only regret that I did not go for your services at the very beginning. I will always talk about you and highly recommend you to my colleagues and friends who need similar services.

Dr.O

Comments & Responses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