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案例:中国足球的新希望


(由于保护客户隐私的原因,本文对于具体个人信息进行了修改,请勿对号入座!)

作为一名移民律师,我最开心的时刻是当移民案件批准时给客户打电话报喜。客户当时的反应往往不一,有的人异常平静,有的人如释重负,还有的人喜极而泣。通常来说,我无从知道客户放下电话之后的反应和获得喜讯之后的真实想法,直到最近一次的经历。

朱先生曾经是一位中国足球界小有名气的球星,出身于体育世家,入选过国家青年队,还曾经到欧洲留学,英语非常不错。但是由于伤病很快退役。退役后他没有选择从教,而是进入了一家外资体育用品公司,成为一名项目经理,专门联系中国的足球明星合作签约,推广公司产品。由于工作的关系,他也曾经带领一些著名球星到欧洲和美国的俱乐部试训。在这家著名的公司工作5年之后,他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和经验,于是跳槽到了某中超俱乐部成为副总经理,之后就开办了自己的体育管理公司,从事三个方面的业务。第一是体育经纪,将中国的希望之星介绍到美国和欧洲,也将欧洲的过气球星介绍到中国的俱乐部发挥余热。第二是赛事组织。朱先生的公司从2012年开始和当地教育局合作,开始在几个城市组织城市青少年联赛,反响非常强烈。各大媒体都有详细报道。第三是和欧美职业联盟合作,组织青少年训练营,和欧美大牌明星互动交流。事实上,朱先生的三个主要业务领域是相辅相成的。因为通过青少年联赛朱先生可以发现新的苗子 ,从源头抓起,和他们签约,帮助他们到欧洲和美国留学;而朱先生和国外职业联盟的合作同样可以吸引年轻一代的球员,扩大宣传。这些新秀在成长阶段可以不受中国的职业联赛环境中一些不良因素的影响,这也是他们的家长所希望的。由于朱先生出色的洞察力,组织力和执行力,他的公司运作非常良好,也在业界有很高的声誉。

作为一个圈外人,我之前也听说过朱先生的大名,却没想到能够和他有什么交集。朱先生初次和我接触是由一个他的朋友介绍的。其实那个朋友自己也想办理移民,但是我认为她的条件不太成熟,建议她先等一等。虽然我暂时拒绝了她的案子,她却非常欣赏我的实事求是,转而向我介绍了朱先生。朱先生问我什么时候能够回国见面,我暂时没有这个安排,所以整个初始沟通过程是通过网络和电话进行的。朱先生介绍说,他在西班牙和意大利的人脉很广,当地朋友也邀请他考虑移民欧洲。但是经过仔细考虑后,朱先生还是觉得美国更适合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和发展,因此他优先考虑美国。退而求其次再去欧洲。朱先生的初始想法是在美国设立一个分公司,专门负责在美国的经纪业务,以及和美国职业俱乐部及美国足球职业大联盟的联系工作。他自己申请L-1签证,到美国来经营这家分公司,之后再看如何解决身份问题。

虽然朱先生在国内的公司经营的不错,但是他在美国的公司还在筹划中。要想达到移民局对L-1的要求还有一定的距离。同时L-1是一个非移民签证,要想通过经营美国分公司的形式走EB-1C的途径拿到绿卡还要在美国经营很长时间,有一定的营业额和利润,同时雇佣一定数额的员工。由于朱先生的公司的性质,他实际上在美国不需要雇佣太多的员工,如果只是为了雇人而雇人,会给朱先生的公司造成不必要的经济负担。

那么是否有别的方式可以解决身份问题呢?考虑到朱先生的背景,杰出人才是一种可能的选择。很多人可能有误解,认为一提到杰出人才就是科学家,艺术家,运动员或者演员。其实根据美国移民法的定义,杰出人才是指在科学、艺术、教育、商业、或体育五大领域中具有特殊才能,取得很高成就,并享有国家级或国际性声誉,而且其成果和贡献在该领域得到广泛认可的杰出专业人才。申请人在获得杰出人才绿卡后,将在美国继续从事其领域内的工作,而其工作会对美国社会的相关发展,提供实质贡献。EB-1A不需要申请劳工证,不需要永久性工作的承诺,没有排期。申请人也可以自己申请移民。对于人在中国的申请者来说,这是一条通往绿卡之路的捷径。

朱先生作为一位在体育经纪领域里做出了杰出贡献的企业家,是有可能符合杰出人才标准的。但是具体情况还要具体分析。杰出人才绿卡的第一步是要证明申请人至少符合移民法中关于EB1A十条标准里的至少三条,第二步是证明申请人在领域里已经上升到了顶尖的程度。那么朱先生可能符合哪三条标准呢?和一般的科研人员不同,朱先生没有文章,也没有过审稿经历;和一般的体育运动员相比,朱先生也没有像样的符合移民法规定的奖项,没有过裁判的经历。唯一比较过硬的证据就是媒体报道,因为和美国职业大联盟和欧洲职业联赛的合作关系,他曾经接受过国内一些专业媒体和欧洲职业联赛网站的采访和报道。至于其它的两条,经过反复考虑以及和朱先生的沟通,我认为他对发展商业化的中国青少年竞赛作出的“原创性贡献(original contribution)” 和在发展中国足球界和欧美职业联盟交流计划中扮演的“关键性角色(critical role)”都有可能符合移民法的要求,在包装的时候应该围绕这两条阐述。

朱先生是运动员出身,性格比较直爽。他说,我既然选择了你作为我的律师,那么就对你充分信任。这些细节都是你们专业上的事情,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说,我一定照办。客户对我们的信任既是一种动力,也是一种责任,我们更需要把朱先生的案子做好。首先我要朱先生提供很多他和欧美职业联盟合作的合同,和欧美大牌球星的合影,以及相关的媒体报道。在杰出人才的申请中,推荐信往往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朱先生的配合下,我们撰写了几封非常强有力的推荐信。其中包括美国某著名媒体驻中国首席记者证明朱先生在中国足球界的影响力,朱先生合作的欧洲职业联赛经纪人证明朱先生和欧洲职业联赛的合作,还有朱先生以前就职的某体育用品公司的上级证明朱先生在体育用品公司工作时的经纪工作。最后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推荐人,是因为我在和朱先生讨论推荐人的选择时,建议他尽量多找欧美的推荐人证明他的国际影响,至于中国人,最好是像XX那样的国际知名球星。没想到朱先生马上就说,XX就可以。他是我的小弟,肯定可以支持我的申请的。就这样我们非常荣幸的获得了XX的一封推荐信。

有了这样的推荐人阵容,再 加上内容详实的申请信和充分的证据,我对朱先生的案子充满了信心。但是案子交上去11天后,却等来了移民官要求进一步补充材料(Request of Further Evidence, RFE)的通知。在这个通知里,移民官承认了媒体报道一条,却对他的原创性贡献和关键性角色提出了质疑。朱先生知道这个暂时性的结果,开始对案件的前景产生了一种悲观的情绪。他在电话里问我,“移民官为什么不相信我们?你觉得我这个案子还有希望吗?”

作为一名律师,我无法保证一个案子100%成功,我能做到的是根据自己的经验,评估一个案子可能的成功几率,供客户参考。然后在做案件的过程中,尽量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把证据展现给移民官,同时充分论证客户的背景如何能够符合移民法的要求。在I-140的审理中,移民官有自己的评判标准,RFE应该说是很有可能的。不管是再强的案子,如果碰上挑剔的移民官也有可能会找出问题。但是RFE并不是世界末日,并不是对申请的拒绝(从某种意义上,即使是拒绝也并非世界末日,因为还有很多其它的渠道可以上诉)。在律师实践中,我也遇到过一些不是很合理的RFE。事实上很多时候可以从补件通知的语气里看出来移民官是故意找茬还是对某些方面拿不准,需要更多的证据。朱先生的案件应该是属于后者,移民官可能很少遇到体育管理类杰出人才的案子,因此要求我们提供更多的证据。我们能够做到的就是按照移民官的要求尽量提供新的证据,如果无法提供的或者移民官明显的错误也要据理力争。

安慰了朱先生之后,我和他商量决定再找几封新的推荐信。一封是来自中国国家队某前任主教练,证明他对中国足球发展的贡献;一封来自朱先生之前运作到欧洲的某大牌足球明星,证明朱先生在这个过程中的关键性角色。在回复移民官的质疑时,我也是颇费了一番脑筋。例如在证明朱先生在一些体育组织,公司和项目中的关键性角色时,我制作了一个表格,说明他的任职职位,贡献,角色和参考证据编号,这样可以让移民官一目了然。应该说在做不是很流行的案件时,因为没有之前的模板可以参考,对律师的职业能力是一个挑战。但是这样的案件如果能够成功,对律师来说更有成就感。

根据移民局的规定,回复信收到后同样可以15天内知道移民局的决定。我在回复信递交的第二天就回国出差,出差之前想过联系一下朱先生,但是因为我只在上海待一天,我不确定他是否有时间见我,另外也是有点担心案子有什么闪失见面比较尴尬。回国一周之后,在全国各地跑了一圈,当收到他的案件批准通知的电子邮件时我恰好就在上海。我用国内的手机给朱先生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朱先生非常激动,马上问我在什么地方。当知道我就在上海时,他立刻说需要见到我。因为我那一天的日程已经排好,只能在晚上10点之后和他见面。晚上见面时没想到他还带了一个哥们,是他在国内做体育管理公司的律师。他一见面第一句话就问我到上海为什么事先没有通知他,是不是怕案件被拒不好意思见他。没想到朱先生如此直率,不过我最喜欢的就是和直率的人打交道,因为大家可以不必费力。朱先生说,他们全家知道这个消息都很高兴。晚上见到我之前他已经和朋友喝了两瓶白酒庆祝,但是现在还要请我喝酒。几杯红酒下肚后,大家消除了一开始的陌生感,开始聊起中国足球的轶闻和扫黑之后的前景。朱先生说,他的业务非常繁忙,很多事情都应付不过来。但是我对于他的“要求” 他却是完全照办,没有一刻耽搁。他从始至终都相信我的能力。即使这次申请被拒,他也会听从我的专业建议,考虑其它选择,包括L-1/EB-1C 的途径。现在绿卡申请基本算是圆满成功,接下来就可以考虑如何在美国开办公司。我们事务所恰好可以提供这方面的法律服务。因为有了前面工作的基础,朱先生对我们更加信任,也希望我能够成为他在美国业务的法律顾问,无论是公司注册,合同审阅,还是小球员的签证业务,我们都可以帮助朱先生。正如朱先生所言,美国身份是他们一家在美国发展的基础和保证。有了这个身份,他会更方便和外国同行交流。他的公司运作会遵从商业规律,而不用考虑移民法规中关于L1/EB-1C的规定。他有信心把更多的有潜力的中国新秀运作到美国大学或者职业俱乐部中去。这些基础很好的新秀再加上外国职业球队的严格培训,一定可以成为振兴中国足球的新希望。作为一名律师,我能够参与到其中,尽到自己的绵薄之力,真是荣幸之至!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诞生了很多体育文化创意产业公司和高科技企业。这些在中国运营的非常成功的企业很多都想到美国开设分公司,把生意做到美国。并且公司负责人也想利用在美国经营分公司的机会申请绿卡。通常的做法是先申请L-1签证,然后再等美国分公司壮大后再申请EB-1C或者EB-5。但是这两种途径都需要在美国的公司先经营一段时间,满足一定的条件。在很多情况下,申请绿卡需要满足的条件可能和公司正常经营的条件不太一致。其实公司的负责人如果满足一定的条件(例如有文章著作,国家级奖项,专利应用,媒体报道或者演艺作品),也可以考虑走杰出人才的途径。杰出人才相对来说更注重的是申请人自身的条件,是解决身份问题的快捷通道。如果能够通过杰出人才及早拿到绿卡,就可以到美国发展事业,心无旁骛的经营公司。郝强律师事务所对于杰出人才绿卡申请和帮助中国公司在美国运营具有丰富的经验,成功率非常高。如果您有意评估自己的案件和探讨自己公司在美国的发展方向,请和我们联系。

Comments & Responses

Comments are closed.